1.「吳主光弟兄網站」簡介

 

我退休了,很高興能有完全屬於自己的網站,可以毫無芥蒂地與眾聖徒分享《聖經》真理,這是我現在活著最重要的目的。如果讀者想要深入一點認識本人,我願意作如下自我介紹:

我於1940年出生,1954年信主,受浸加入香港九龍保安道浸信會。記得那時全港浸信會少年團每年聯合舉辦的夏令會有很大的復興。胡恩德先生、陳約翰牧師、王國顯先生等神僕的信息感動我毅然奉獻自己一生為主傳道。於是我們十來個少年人、每週在青山道尾「新圍村木屋區」向貧民逐家傳福音。領不少木屋區居民信主。

1962年我們的教會-「新圍村福音堂」(後來改名「平安福音堂」)正式成立。蒙胡恩德先生指導、我們每主日擘餅記念主;教會路線仿效「弟兄會」的模式。所以我們不慶祝聖誕節,不以「牧師」相稱,只以「弟兄」相稱。這就是為甚麼我的網站稱為“BrotherNg.hk"的原因。我們認為「牧師稱呼」只是一個小問題,不應為這小問題而與眾教會斷絕相交。所以本教會的「長老」在按立之時、本會頒發的證書註明:「本教會『長老』職位等同其他教會的『牧師』職位」。感謝主、「平安福音堂」發展至今(2015年),已經有三十六間堂會,聚會人數約有一萬。

自問我本是一個「罪魁」,自小在深水埗球場的環境長大,曾被大黑社會招纜,組織「兒童黑社會」,而我被立為「二哥」。若不是因為神有一個「怪僻」--愛肯認罪悔改的「罪人」多過愛自以為義的「義人」(路15:7),我根本沒有資格事奉神。我也不是一個聰明人,沒有念過大學。若不是因為神有第二個「怪僻」-祂的美意「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,向嬰孩就顯出來」(11:25),我根本無資格做神學研究工夫和著書立說。

但我感謝神、祂賜我一顆「熱愛《聖經》、尋求真理」的心。所以我攻讀神學的時候、故意揀選一間沒有學位,只注重釋經講道和靈性生命的「香港海外神學院」,受教於曾霖芳牧師。1970年畢業後不久、得到曾霖芳牧師提拔,得以返回「海外神學院」任教,兩年後升為副院長。所以我受曾霖芳牧師和胡恩德先生的影響,立志一生不修讀碩士和博士學位,只憑《聖經》真理事奉神。因為我不認同傳道人的「屬靈分量」是可以用「碩士」或「博士」來衡量的。保羅說得很清楚-「《聖經》都是神所默示的,於教訓、督責、使人歸正、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,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,預備行各樣的善事。」(提後3:16 -17)這節經文的準確譯法應該是:「全本《聖經》都是由神呼氣而成,於教導、責備、糾正、管教,指導人學義等方面都是有益的。能使神的工人裝備得完全、預備好去做各樣的聖工。」所以我深信、傳道人只要裝備《聖經》就夠了、完全了。

真的、我一生單單靠著《聖經》裝備,就能為主做了不少聖工。例如、我為如下聖工「立了根基」(林前3:10):

1)建立「平安福音堂」:1962年我與浸信會幾個青少年人在新圍村木屋區開始佈道,我們教會-「平安福音堂」就蒙恩建立起來。1970年神學畢業之後、先到菲律濱去宣教一年零八個月,之後返回「平安福音堂」牧會。感謝主、到1975年、神賜下大復興,使得救的人數大大增加,以致從那一年開始,每年我們都開一間分堂,或擴大一間堂會。至今我們共有三十六間分堂、一間神學院、一間中學、四間幼稚園。神也感動我、用《聖經》真理為教會確立「屬靈路線」,成為永久路線。

2)建立「短宣中心」:神又賜我許多佈道信息,除了在各地傳講福音,領不少人歸主之外,神又使我寫成一百七十多種福音單張;二十六種福音小冊子;一本《福音神學暨難題解答》。又感動我領導教會成立「福音事工推廣委員會」,在全港各區、新界、大嶼山和澳門等地作「地氈式個人佈道」,要叫每一個人都最少有一次聽福音的機會。神大大賜福這工作,教會也因此大大增長。於是我們呼籲年青人獻身兩年,訓練他們天天出去逐家佈道。這工作又得到全港眾教會的認同,成立一個超宗派的福音機構-「基督徒短期訓練宣教中心」(簡稱「短宣中心」)。感謝主、現在這異象傳到世界各地不少城市,成立各城的「短宣中心」,領許多人歸主。

3)開辦「溫哥華真理報」:1988年、我移民到加拿大溫哥華,與當地教會的牧者合作,成立「溫哥華短宣中心」,並且開辦《真理報》,對抗當地發展神速的《真佛報》。感謝神、我們的《真理報》發行到加拿大和美國不少城市,廣泛地為真理爭辯,使福音深入人心。在擔任《真理報》總編輯的那十年期間,主持「信仰難題解答」,堅固眾信徒的信心。

4)開辦「整全訓練神學院」:1999年我回港牧養「九龍城平安福音堂」(現今搬遷至尖沙咀,稱為「尖沙咀平安福音堂」)。期間、又與海外神學院一些校友合力開辦「整全訓練神學院」。我們以《聖經》科為主要教授內容,為要補這個時代神學教育的不足,恢復《聖經》為眾教會信仰的最高權威。我們又出版《整全報》,十幾年來一直用《聖經》真理造就學子;與天主教、靈恩派、大合一運動和許多異端教派爭辯。由於「教學相長」,我自己也深入研究《聖經》,寫成二十幾本屬靈書籍,例如:《靈恩運動全面研究》、《啟示錄研經亮光》、《路加福音研經亮光》、《使徒行傳研經亮光》、《詩篇研經亮光》、《雅歌研究亮光》、《傳道書研經亮光》、《創世記研經亮光》、《從創造論到末世論看撒撒的來龍去脈》、《蒙召、受訓、傳道》、《從《聖經》看教會素質的增長》、《讓《聖經》回答鬱金香》、《靈界大揭秘》、《教會大合一運動可以接納嗎?》、《葛培理與羅馬天主教》、《得救的人少嗎?》、《祈理魁神父傳》、《看耶穌釘十字架》、《在患難中仍然歡歡喜喜的信仰》、《好人?壞人?》、《方舟發現與末世啟示》……等等。

由於深入研究《聖經》,不能避免的,我發現許多異端和宗派的錯誤。當我藉《聖經》指出這些教派的錯誤之時,不知不覺得罪世上越來越多人。所以我感到越來越「孤單」,我卻學會享受這份「孤單感」。因為《聖經》中的眾先知和眾使徒也是這樣「孤單」。正如主說:「人都說你們好的時候,你們就有禍了!因為他們的祖宗待假先知也是這樣。」(6:26)又說:「人若因我辱罵你們,逼迫你們,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,你們就有福了!應當歡喜快樂,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。在你們以前的先知,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。」(太5:11-12)所以我認為,也許介紹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介紹我的「孤單」,這樣讀者就可以認識我的真面目。以下我願意不避諱地向讀者談談這些「孤單」:

1) 發現「聖誕節」不是出於《聖經》:小時候、主日學老師說:「聖誕老人會從煙卥下來、送禮物給乖的小朋友。」於是我掛一對襪在床頭,等了兩年,聖誕老人都沒有來。長大了、才知道十二月二十五日根本不是主耶穌降生的日子,而是古羅帝國的「農神節」。而且“Christmas=Christ”(基督)+“Mass”(天主教的彌撒),是天主教做「彌撒」的節期。於是我深深的憎惡這些「虛假」,一生不慶祝聖誕節。我認為、基督教是強調「真理」的宗教,不應該有任何「虛假」,否則不能得神的喜悅。但是當我這樣分享,不知不覺又得罪許多重視慶祝聖誕節的教會。

2) 發現「靈恩運動」的「靈」不是聖靈:「靈恩運動」的早期(1901-1960年)被定性為最瘋狂的異端,眾教會都把他們趕走。不但如此、曾有許多神的僕人試驗他們的「方言」,證實百分之九十以上出於邪靈;調查他們的神醫個案,證實沒有一個真正得著醫治的;他們的預言更糟糕,應驗率極低,完全與事實不吻合,反而叫他們不注重《聖經》……。我常對人們說、如果「靈恩運動」的神蹟奇事是百分之百靈驗的,我們當然接受。但事實證明、絕大部份都是虛假的,為何還要接受呢?可是太多人被好奇心驅使,羨慕他們的神蹟奇事,所以他們的教會增長神速。另一方面、許多主流教會受到新神學派的打擊而變得「死氣沉沉」。他們看到靈恩派教會增長神速,非常羨慕,紛紛引入「靈恩運動」來強化自己。時至今天、「靈恩運動」已經滲透了聖公會、信義會、長老會、天主教、和福音派許多教會。並且成了推動「教會大合一運動」最有力的媒介,應驗主耶穌預言末世必有大迷惑的預言。所以我寫成《靈恩運動全面研究》一書,指出那靈肯定不是聖靈,而是邪靈。這樣、我又得罪世上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教會了。

3) 發現福音派也與天主教聯合:主教與基督教都因為受到新神學思想的打擊而變得「死氣沉沉」的,所以他們早就派代表彼此談判,要藉著「合一運動」來強化自己,卻不成功。直至1960年代、因為「靈恩運動」滲入天主教和基督教的主流教會,「大合一運動」就非常成功了。聖公會是最早與天主教聯合的;基督教福音派的葛培理早於1950年代已經暗暗與天主教交往,後期更公然支持與天主教聯合。影響1994年和1998年,基督教福音派二十幾位世界知名的領袖,與天主教二十幾位代表,兩次簽署了“Evangelicals and Catholics Together-I & II”聯合宣言。世界信義會也於1997年宣佈與天主教全面聯合。香港信義會聯合也於2000年宣佈與天主教全面聯合、香港中華基督教會也不例外。不但如此、天主教也常常與世上二百多個宗教交流,響應聯合國於1997年推動的「宗教大合一運動」。為此、我寫成《教會大合一運動可以接納嗎?》和《葛培理與羅馬天主教》這兩本書,又翻譯《羅馬天主教的福音》一書;並且領導自己教會眾長老研究了一整年,最後作出「公開宣言」,指出:1)天主教是大異端,凡屬基督耶穌的聖徒和教會,均應與之分離;2)若有教會或傳道人與天主教或任何異端聯合,或在公開言論上表示支持與天主教聯合者,本教會均與之保持距離。這樣、我又大大得罪世上極多支持天主教的傳道人,神學院和教會。

4) 發現「學術研究」普遍敗壞神學教育:根據星加坡王聿源弟兄一篇文章指出,一九六零年代的神學院普遍走下坡,因為很少人攻讀。於是神學界全面改組:1)取消「學士」學位,頒發「碩士」學位作為傳道人的基本學位;2)減少神學課程中的《聖經》科,增加其他學術科,使神學教育與世俗大學的教育同等;3)呼籲全面提高傳道人的薪酬,不再稱為「神的僕人」,改稱為「屬靈領袖」,理由是傳道人其實是教會的「經理」,應該享受「經理級的薪酬」。這些改革使差不多所有神學院都失去「屬靈生命的操練」;以「學術研究態度」為治學原則-不再相信「《聖經》無誤」,認為藉「理性」判斷才是最高權威;又認為不應該與異端分離,乃應永遠與各種異端保持對話,取其長而捨其短,這樣才會進步。他們沒有想到、由於學子的靈性根基不好,結果捨了自己的長,而取了異端的短,大大敗壞這個時代的神學教育和眾教會。所以今天的神學院是促進與天主教和其他異端聯合的「原兇」。因此、我寫成《蒙召、受訓、傳道》這本書,指斥今天的神學教育偏離《聖經》。這樣,我又得罪世上絕大部份的神學院,和從這些神學院出來的傳道人。

5) 痛斥「處境神學」的荒謬:我認為、從這些以「學術研究態度」來治學的神學院產生出來、禍害眾教會極深的其中一種「謬論」,就是「處境神學」。主耶穌說:「你們的話,是,就說是;不是,就說不是;若再多說,就是出於那惡者。」(太5:37)他們就認為、主耶穌所說的這句話只在「一般處境」中是對的;但在「某種危急的處境」中就未必對了。例如:在大逼迫的日子中,如果說一句「白色謊話」而救活許多人的話,這「白色謊話」是對的;若按主耶穌所說「是就說是」,就不對了,因為會害死許多人。我指斥這「處境神學」就是出於「那惡者」的「多說」,因為:1)人擁有修改神命令的「判斷權」,認為甚麼「處境」才需要遵行神的話,甚麼「處境」就可以不遵行神的話,「人」豈不是大過「神」,有權就將神的話「搓圓拑扁」?2)在大逼迫的日子裡,如果說「是」或說「不是」都會害死人的話,為甚麼不揀選「甚麼都不說,寧願自己一個人死就算了」呢?就如主耶穌「被欺壓,在受苦的時候卻不開口」一樣。(賽53:7);3)如果「白色謊話」是對的話、主耶穌也有可能說過這樣的「白色謊話」-祂說:「信子的人有永生,不信子的人得不著永生。」(約3:36)其實是假的,祂認為說這句謊話能導千萬人向善,何樂而不為呢?這樣、那些堅持信耶穌而被殺的千萬殉道者,豈不是被耶穌這句謊話害死?但我因為反對這樣的「處境神學」,結果失去許多朋友。

6) 痛斥「靈修神學」的荒謬:另一種從這些以「學術研究態度」來治學的神學院產生出來、禍害眾教會的「謬論」就是「靈修神學」。他們竟然將佛教、印度教、天主教、靈恩派、各種異教的「通靈術」蒐集回來,以為「取異端之長,而捨自己的短」而造成「靈修神學」。完全沒有考慮到《聖經》強調,事奉神最基本的條件是「要有耶和華忌邪的心」。(民25:13)試問怎可以將「交鬼的方法」拿來「靈修親近至聖的神」?這豈不是荒謬至極的方法嗎?難道人有了「特殊的通靈方法」就能逼使「全能的神」特別聽他們禱告嗎?其實「靈修」是講「關係」,不是講「方法」。《聖經》強調只有「神的兒女」才有資格親近「天父」;貪財的巴蘭先知想要藉著「獻祭的方法」來咒詛神所喜悅的以色列人,是行不通的。神指摘以色列人「用嘴唇尊敬神,心卻遠離神」,所以神對他們說:「所有的默示,你們看如封住的書卷,人將這書卷交給識字的,說:請念吧!他說:我不能念,因為是封住了。又將這書卷交給不識字的人,說:請念吧!他說:我不識字。……所以,我在這百姓中要行奇妙的事,就是奇妙又奇妙的事。他們智慧人的智慧必然消滅,聰明人的聰明必然隱藏。」(賽29:11-14)但神對祂所喜悅的「聾子」和「瞎子」說:「那時,聾子必聽見這書上的話;瞎子的眼必從迷矇黑暗中得以看見。謙卑人必因耶和華增添歡喜;人間貧窮的必因以色列的聖者快樂。」(賽29:18-19)筆者大大攻擊這一類的「靈修神學」,所以又得罪這些神學院和他們的兒女。

7) 發現「婦女神學」的悖逆:還有一種從「學術研究態度」產生出來、禍害眾教會的「謬論」,就是「婦女神學」。他們鼓吹「婦女平等」、「婦女可以做牧師、做長老、做使徒」,理由只是「現今是婦女解放的時代,不應再像以前那麼保守了。」他們不明白、「男女只能在『共同點』上平等;在『不同點』上永遠不能平等。」試問奧林匹克世運會兢賽,為甚麼不能男女同賽呢?為甚麼婦女要爭「領導權」,認應該平等呢?為甚麼而不爭「摔角平等」?保羅明說:我願意你們知道,基督是各人的頭;男人是女人的頭;神是基督的頭。」(林前11:3)如果「婦女」也可以與「男人」平等;為甚麼「基督」要做「我們」的頭,要我們順服祂?為甚麼「神」要做「基督」的頭,要基督順服祂?神先造「亞當」,後造「夏娃」,是造錯了嗎?為甚麼不在同一時間內創造他們,而要有先後次序呢?神審判女人說:「你必戀慕你丈夫;你丈夫必管轄你。」(創3:16)這句話是判錯了嗎?還是神在歷史某段時間已經取消了這個判決呢?我因為反對「女人做頭」,我又得罪世上許多女強人、女牧師和他們的教會了。

8) 發現「濫用靈意解經」帶來許多錯謬:在神學界眾多派別中,我比較喜歡「時代論派」,因為他們堅持相信《聖經》無誤,研究神學多以《聖經》為根據。我也認識許多靈性生命很好的傳道人,他們都是來自「時代論派神學院」的。只是「時代論派」備受眾神學院攻擊、主要原因是他們的釋經方式,很多時候濫用「靈意解經」,將沒有靈意的經文當作靈意來解,與經文的本意有很大差別;並且又將「靈意」無限上綱、遠離經文本意而伸引出去,將自己的意思套入《聖經》中,當作是神的意思。例如他們的「災前被提論」,竟然將啟示錄第四章第一節當作「教會復活被提」的根據。任何人讀這節經文-此後,我觀看,見天上有門開了。我初次聽見好像吹號的聲音,對我說:你上到這裡來,我要將以後必成的事指示你」,只看到約翰一個人被召到天上,為的只是看異象;看完之後就回到地上來。完全不是形容約翰「復活」,也沒有論及其他聖徒「復活」。可是他們就認為這一節經文代表教會「復活被提」,因為他們認為《啟示錄》第二章和第三章「七教會的信書」是代表「七個教會歷史時代」;教會時代完了、第四章第一節就天然是「教會復活被提」了。但我們研讀這「七個教會信書」,完全看不到代表「七個教會歷史時代」,也沒有「歷史連貫性」的含意。所以「時代論派」這樣濫用「靈意解經」,帶來神學上許多錯謬,無法說服人。我因為指出這一類的錯謬,結果又失去極多好朋友,他們不再聽我講道,也不再看我的著作。

9) 發現「時代論」的「神創造年輕宇宙論」的錯謬:「時代論」還有不少「濫用靈意解經」的錯謬,其中最嚴重的是、他們認為「宇宙的年齡比地球還要輕」。也們根據《創世記》第一章所記載的「六日創造次序」、指出「地球」被造在先,到第四日才造「太陽、月亮和眾星」。並且根據家譜的計算、認為人類歷史大約只有六千至一萬年左右;宇宙的年齡必定更短。他們明知這樣解釋與所有科學和天文學大大衝突,相差極遠,還硬要強解、說:「神可以創造一個『成年的亞當』,為甚麼不可以創造一個『成年的宇宙』?」其實我們用最嚴謹的「按字義解經」來看創世記第一章,確實找到許多證據、證明「六日創造天地」是「重造」。因為第一章第一節:「起初神創造天地」這句話是「過去完成式」,表示神在一開始的時候已經創造完成了「天」和「地」;只是「地」變壞了,變成「空虛混沌、淵面黑暗」,神才用六日來「重造地」的。至於「天」,因為沒有變壞,所以不需要「重造」。這樣解釋就完全與科學和天文學沒有衝突,也完全符合經文的每一個字和上文下理,又與整本《聖經》的意思吻合。可惜、筆者這樣糾正「時代論」的錯謬,他們就與筆者割蓆分坐了。關於「創造論」與「末世論」的正確解釋,讀者可以參考我所著的《從「創造論」到「末世論」看撒但的來龍去脈》一書,和《啟示錄研經亮光》一書。

10) 發現加爾文的「絕對預定論」誤解《聖經》:在眾多神學論說中,我最顧忌的是「改革宗」的「無千禧年論」和「絕對預定論」。關於「無千禧年論」的錯謬,讀者可以參閱筆者所著《啟示錄研經亮光》一書;但是關於「絕對預定論」的錯謬,筆者也寫了另一本書名叫《讓《聖經》回答鬱金香》,指出加爾文的「絕對預定論」與《聖經》真理不符。他們認為神不是愛全世界所有人,只愛創世前,祂「無條件」地「揀選」的那些人。等到適當的時候、神主動賜給他們「認識神的智慧」,促成他們「聽明白福音」,然後才將「悔改的心」和「信心」賜給他們,叫他們得救。所以他們認為、人是「先重生、後得救」的。因為所有人都已經「全然敗壞」,人是「沒有自由意志」的;人能聽明白福音、又能悔改信耶穌,全部都是神賜的,人本來一無所有。而且神賜人恩典,人是不能抗拒的……。「絕對預定論」這樣的說法,分明是將人看為「傀儡」,被神完全操控,人的悔改和信心都不是出於真心,而是神用大能強行改變他們而已。這明顯與福音的真理不符,因為《聖經》明明說、人必須悔改信福音才能重生,他們將倒轉過來說。可是、世上極多神學家和教會都接受「絕對預定論」。筆者寫《讓聖經回答鬱金香》一書,為的是盼望將他們挽回過來。但「宗派自尊」心理,使他們不容易認錯;他們卻反過來視我為「洪水猛獸」,不與我相交了。

此外、我還公然反對二十九位名牧發起《真愛同行約章》,關懷同性戀者。因為他們認為「同性戀傾向不是罪」;我也反對不少教會引入源自靈恩派教會的「新朝音樂、新朝聖詩、嘈吵樂器」來崇拜神,他們認為這樣才能吸引年青人信主;我也反對基督徒以教會名義參加社會行動,例如「佔中」等等………。所以我從各方面聽到,極多人批評我為人「偏激」,但我想來想去,認為自己仍未保羅和耶穌有一半那麼「偏激」。我既然照主的吩咐走「窄路」,早就預算了被許多「走闊路」的人杯葛。我快要見主面了,絕對不介意被任何人杯葛。年輕時被一首詩歌感動;那首詩歌說:「我失世界,世界亦失我,但在耶穌我得著真福……。」為此、我想作最後的努力,將我六十多年來的聖經研究心得公之於世。不為名、不為利,只為見主面之時,得著主的稱贊。

主耶穌說:「你們白白的得來,也要白白的捨去。」(10:8)所以我十分贊成,所有屬靈書籍都不應該「出售圖利」。只是考慮到一個問題-屬靈書籍的作者何以為生?基督教眾多出版社如何能維持下去?所以為保障出版社的利益,我所有的作品、凡經由出版社印刷成書而出售者,我只能將那些書的一部份內容放在網上,供大家閱讀。讀者如果認為有幫助,想要得到全部資料,可以自行到出版社去購買那本書。至於我的其他著作,凡不是經出版社出售的,我都放在網上,免費與大家分享。

我這樣說、並非暗示請大家奉獻支持我。我感謝神、賜我足夠的生活供應,叫我不用為衣、食、住擔憂。我已經是個「老人」,所戀慕的只是天上的賞賜。地上的報酬,全不貪戀。惟有如下幾點須知、盼望讀者注意:

1) 歡迎讀者隨意使用我這網站的所有資料,但請不要用來牟利。如果用來牟利、願神將來在天上追究和照扣;

2) 這些作品都是我的手稿,可能未經校對,如果讀者發現有錯漏,敬請原諒,請自行修正就是了;

3) 我是一個常常糾正自己的人,所以我越早期的作品、越可能有錯。但筆者無瑕逐一校正和糾正,所以讀者必須留意,如果要研究我的思想,請以我越近期的作品為準。當然也歡迎來信賜教、讓我也可以擺脫所有錯謬,一同尋求真理。

 

神的奴僕

   吳主光

      2015222